当前位置: 首页 >> 重庆蜀都盛木异形制品有限公司

农机行业三夏抢收暴露农机维修短板

2021-10-09 来源:蚌埠机械信息网

在农机越来越普及的情况下,我国的农业机械化率得到了很大的提高,但也暴露出一些问题,农机检修网点无法满足农忙时节的维修大潮,耽误农时不说,也将农机维修行业逼上了走投无路的境地。

日前,在安徽省肥东县参加“三夏会战”的肥西县农机手高云松,忙碌一天就要收工了。当他开着收割机从麦田里向外走时,突然被卡在了一个斜坡上,收割机熄火了。情急之下,他拨通了肥西县德敏农机合作社高级技师严德敏的电话。在了解故障情况后,严德敏先是用手机指挥,高云松一手拿着电话,一手握着手电筒查找问题,半个小时连线后,严德敏确认,收割机变速箱因缺油而损坏,已无法维修,因为收割机已经使用3年,过了保修期,高云松只好央求严德敏从肥西赶到肥东,帮他将机器修好。

“坏在田里不是个办法,相比找拖车拖走,请修理工到田里修理更合算。”高云松说,他现在很后悔,今年“下地”(三夏抢收)前,没有给机器保养。

一年一度的“三夏”,在农口来说,相当于“虎口夺粮”。5月10日,农业部发出2017年“三夏”农机跨区作业通知,力争全国投入“三夏”生产的联合收割机达到62万台,其中跨区作业的联合收割机稳定在28万台左右。希望全国冬小麦机收水平达到93%,夏玉米机播水平达到81%,黄淮海主产区小麦机收水平稳定在96%以上。

“机器换人”在农口已经普及,高云松只是62万农机手中的一个。在这段最忙的时间内,他们这些农机手们最怕农机出故障。

据严德敏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介绍,农机厂家保修期通常只有一年,而社会化维修点较少,维修规模普遍较小、专业维修设备不足,加之农机易坏,专业农机维修高级工稀缺,一到农忙季节,像他这样的专业农机维修人员十分忙碌,“三夏”期间,他每天不是在检修设备,就是在去检修的路上。

对此,有业内人士呼吁,在农业机械化已成常态的当下,亟须建起农机“4S店”,为各类农机提供检测、保养和维修。

乡村急需农机“4S店”

每年春耕时节,阜阳市全国种粮大户葛浩新都苦于分身乏术:调试农机、耕地、播种,一个人恨不得分成几个人用。

近10年来,葛浩新先后投入上千万元购买了各类农机,实现粮食生产全程机械化,成为附近村民眼中的种粮“达人”。“机器换人”越来越受种粮大户的喜爱,从一组农机补贴资金数据可看出端倪。安徽省农机局、省财政厅联合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6年安徽全省全年农机补贴资金达15.981亿元,比2015年提高10.98%。“十二五”期间,安徽实施农机购置补贴资金高达56.9亿元,是“十一五”时期的3.6倍,共补贴机具台套数81.48万台(套),是“十一五”时期的2.8倍;受益农户数56.29万户,拉动社会投入资金137.48亿元,均为“十一五”时期的2.2倍。

“国家对农业机械化扶持力度不断加大,直接激发了农户购买农机的热情。”高云松说。

随着农机设备保有量的上升以及利用率不断提高,检修频率也随之提高。如何才能享受便捷的售后检修服务成了种粮大户最关心的问题。

“人累了歇一歇就好,机器坏了,可真让人束手无措。”尽管已是种粮大户眼中的“机器换人”达人,但葛浩新承认自己对农机检修知识还了解不多。

日前,安徽省石台县奇峰村农机手檀石雄的旋耕机刹车片坏了,他所在的石台县全县无人能修,只好到所在的池州市维修,单趟车程近3小时。“当时修理工在外服务,最快也要两天才能取回。”檀石雄告诉记者,来回折腾还不算麻烦,怕就怕维修不及时会耽误正常生产,他现在最怕大型农机设备“趴窝”田间,因为设备过于庞大,甚至连皮卡车牵引都不能将“大家伙”从田里拽出来。“大型农机‘趴窝’是没有提前检修的结果。现在大型农机设备检修主要靠人工,也就是检修员凭经验诊断,难免会错漏一些问题。”严德敏对本报记者说。

在严德敏看来,修理小型设备比较简单,一般换个零件就能完事。而大型设备,即使换零件也需要很长时间,更别说遇到一时检查不出的故障了,如果有更加专业的检测维修设备就好办了。

一头是不断增加的农机,另一头是农机维修跟不上。农机生产商“三包”义务基本上只有1年,多数农机使用寿命在5年以上,并且,后期维修的频率更高。现行农机合作社,多是业务上的“合作”,多数机手维修只懂“皮毛”,农机坏了,指望不上生产商,农机合作社又解决不了,只能依靠社会化维修网点。

安徽省农机局公布的农机维修网点共有1329个,虽然看起来维修网点数量不少,但维修人员的水平、维修设备的配备、维修流程的规范与农业机械化的进程并不适应。像收割机、插秧机、烘干机等大型农机,小型维修点修不了。维修人员的培训五花八门,经销商培训是最好的,也有很多是维修人员“自学成才”。严德敏说,对一些新型农机,部分维修人员甚至不熟悉。

隐形门槛

德敏农机合作社是安徽省为数不多的农机一级维修点,在全省农机维修比武中得过一等奖,产品、维修服务范围在安徽、江苏、江西等地。

“不算各种小农机,德敏农机合作社年平均维修、保养农机1万台以上。由于具备资质的维修人员少,有的用户需求不能马上响应,特别是农忙时节,一部分维修需求只能通过电话或微信远程指导。有的外地用户为了赶农时,只得把机器用大货车拉到我的合作社修理。”严德敏对本报记者说。

虽然不懂维修,但檀石雄承认,如果机手能正常维护、定期保养,大的毛病不会有,如果不肯换油,机器磨损就快。

日前,记者实地探访德敏农机合作社发现,因为当地下雨,维修的农机增多,该合作社门前、道路两旁停满了农机。由于大棚下的维修场地远远不能满足维修的需要,农机只能在露天、门前、路旁等地停放待修,有的收割机里存留的小麦经雨水淋泡,已经长出了芽。

严德敏告诉记者,农机露天停放,雨水浇洗着机器,油污、垃圾遍地,既扰民又污染环境,同时也存在着严重的交通安全隐患。据其介绍,为解决原先维修场地不足的问题,2013年,德敏合作社与当地部分农户协商,租赁他们的空闲宅基地和荒地建维修大棚,提供农机免费停放维修。但这样也仍然存在两个问题:一是场地有限,大块头农机占地大,随着维修业务的不断增多,维修场地越来越不够用;二是用地不合法,国土部门多次上门要“强拆”。

记者查阅文件发现,在国土资源部、农业部2014年下发的《关于完善设施农用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》中明确规定:“经营性粮食存储、加工和农机农资存放、维修场所等用地,仍然必须依法依规按建设用地进行管理。”

而按照建设用地进行管理,对现行大多数农机维修合作社来说,几乎不可承受。一是农机维修季节性明显,与品牌汽车4S店不同,全年加起来只有3—4个月,空闲时间无用,并且需要存放农机,又不可挪作它用。二是即便接受建设用地对待,按照建设用地招拍挂程序,农机维修合作社投资强度小、税收和亩均产出回报率小。这意味着,走常规程序,招拍挂肯定“拍不上”。

“如果纯粹搞农机维修,是要亏钱的。”严德敏说,“员工工资、设备配套都是不小的投入,越是正规的维修,亏得越大。比如同样是发动机清洗,用汽油通一通管子,擦擦干,也能发动,又快又省钱,用户自然满意;而正规保养需要用超声波清洗机把油道里的油污清除干净。同样是安装轴承,有的小维修点工人遇到困难时竟然硬生生地敲进去。”

在严德敏看来,农机维修用地与一般的农业设施用地不同,要像工厂那样,有厂房,有硬化水泥场地、道路,有安装维修设施、设备等。农机因为在农村工作,不便入驻工业区和城市等繁华地方,只能建在广阔的农村,这种农机集中的地方。农机维修用地定为建设用地显然不合理,也缺乏调查研究。

“设置这样的农机维修用地门槛,弱势的农机人根本买不起建设用地,相当于把农机维修行业逼上走投无路的境地。”严德敏说。

医学图像分析系统

多种病变细胞

智慧机场

友情链接